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

400-176-1818

客服熱線(9:00-18:00)

經濟學家陳宗勝:抵御“長衰退” 不妨發揮金交所跨區域服務中小企業融資優勢

發布日期:2020年04月08日 點擊:

屏幕快照 2020-04-08 18.53.45.png

近日,《新金融觀察》對經濟學家陳宗勝,就新冠疫情可能產生的經濟影響及對策進行了專訪。他認為,疫情發展的大概率前景可能是“長衰退”,不是大蕭條也不會快反彈。


新金融:面對疫情的全球擴散,很多中小企業經營者都感到焦慮。有人將當前的情況對比2008年,甚至上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您如何定義當下的全球可能面臨的全球經濟衰退?

陳宗勝:我的總體判斷是,此次新冠疫情會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但大概率不會演變為“大蕭條”,當然也不會隨疫情結束而迅即反彈。在經濟學中,我們將連續兩個季度(6個月)的經濟下滑成為“衰退”,而持續3年以上的經濟下滑,或者下滑越過負10%才稱之為蕭條,或下滑負30%以上謂之“大蕭條”。從目前的情況看,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甚至是大衰退可能是大概率事件。

需要認真比較分析,此次全球經濟衰退的誘因和1929年、2008年都有很大的不同。1929年大蕭條的誘因是需求嚴重不足,這也是凱恩斯理論產生的重要原因。2008年危機的誘因是美國爆發“次貸危機”危及全球,是金融危機。但當前世界經濟中的這兩方面都沒有大的問題,社會總需求是充足的,金融體系也沒有大的問題。類似“大蕭條”的基礎條件并不存在。當前全球經濟表現為衰退,已經出現了衰退,其綜合誘因有很多,新冠疫情是一個導火索,還要加上股市暴跌和石油價格暴跌,加上2008年以來的美元量化寬松政策逼近極限、以及國際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共同誘發了此輪全球經濟“衰退”。

對于此次全球經濟衰退的進一步發展,當前有兩種聲音值得分析。一種聲音認為,此輪全球經濟衰退將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得到控制而迅速結束,甚至出現所謂的“報復性”反彈。我認為這種判斷過于樂觀了,是對此疫情蔓延的深度和廣度的不了解,也是對同時相互疊加的其他因素的忽視所致。

正如前提所提到的,此輪全球經濟衰退并非疫情一個誘因,這些因素不可能隨著疫情結束而全部消失,有的甚至可能會加劇的,比如貿易保護主義大概率可能加劇。另一種聲音認為,此輪全球經濟衰退將演變為“大蕭條”,即出現類似于上世紀30年的情況,這種判斷又過于悲觀了。全球社會總需求是充足的,供給的生產基礎也沒有遭到破壞,何來大蕭條?但總的來說,產業鏈是受到了極大的沖擊,全球性的停工停產,即使疫情好轉后一些發達經濟體的強化產業自給和貿易保護,都可能使產業鏈的恢復要花費更長時間,因此我們要對全球經濟衰退做好準備,可能是“長衰退”。

新金融:面對當前的全球經濟形勢,很多國家都采取了降息操作,您認為中國的政策會如何選擇?

陳宗勝:很多國家把貨幣政策放在第一位,但在3月26日召開的G20特別峰會上,我國領導人習近平主席提到,“中國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可能就是我們下一階段的政策選擇。大家都特別關注到,疫情在全球蔓延擴散后,從美國來看,美聯儲選擇了超常規的大幅貨幣寬松政策,降息的政策,但市場對此反應并不好,美國紐約股市連著三四個熔斷發生,這反映出僅僅依靠貨幣政策是不夠的。

簡單來說,這些貨幣政策屬于大水漫灌,指向性差,波動性充斥只能導向收益高的部門,實體經濟停工停產,再多貨幣也沒有用,只能流向金融股市,所以雖然最近股市保住沒有崩盤,有所回升,但對實體經濟幫助并不大。當前,實體經濟因為疫情受沖擊大,但是還有大量支持疫情防控的部門,以及相關聯的產業鏈部門在生產在加班,采取積極的財政政策,可以目標明確地對這樣一些生產部門的實體經濟予以支持。

因此對我們國家來說,將財政政策放在貨幣政策之前,放在第一位是正確的,此為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這是十分恰當的一種宏觀政策安排和政策組合表述。美國采取看來是正好相反的組合,積極的貨幣政策和相對穩健的財政政策。

從一定意義上說,美國有本錢這樣做,因為美元是世界貨幣,它的超寬松貨幣發放實際是流向世界各國,結果是通常說的又在全球縟了一遍羊毛,掠奪了各國利益,卻不僅無損于相反是“肥”了美國經濟;但是在我國如果也如此做,就會可能導致通貨膨脹,危及實體經濟發展。因此我國目前的政策組合是恰當的。

1586343288534098717.png


新金融:當前全國的企業都在加緊復工復產,政府也陸續出臺了一些政策,特別是對中小企業的扶持,您認為扶持政策應該如何展開?

陳宗勝:在利用我們的制度優勢,發揮國有企業的中堅引領作用的同時,對于中小企業的政策支持是十分必要的,但也要注意政策體系和推出的步驟。

比如,當前很多人都提出要對中小企業減稅、降費,這無疑是必要的。但這里面有一個問題,中小企業復工復產后,產生利潤才談得上減稅,而實際情況是,因為疫情影響很多中小企業經營者是猶豫的,由于對未來市場看不清楚,只是在觀望。那么減稅政策縱使再好再優惠也無法真正惠及到中小企業。我認為,當前情況下對中小企業的扶持政策應當是一個體系并且也可以分三步走。

首先、對中小企業復工復產給予財政補貼、獎勵,這是最直接的,比如復工50人,給予20萬元的獎勵,復工100人,給予40萬元的獎勵,這無疑能促進中小企業經營者的復工復產決心;

其次、在企業生產逐漸走上正軌后,給予減稅、降費的措施,幫助企業度過經濟衰退期的難關;

最后、其他相關金融政策再跟上,因為經過此次疫情后,很多企業資產質量、經營情況都會發生重大變化,那么正常的融資服務,以及資產置換需求會提升,這就需要銀行、各類金融機構和資本市場發揮作用。

新金融:在對中小企業的金融扶持政策中,可以有哪些金融創新?

陳宗勝:在國內此次防疫過程中,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因為各種隔離措施激發了跨地域、跨省區地甚至跨國界地使用和轉移資源,遠程診斷、大數據、云計算都體現了這個特征?;鸺伎梢酝ㄟ^網上進行交易了。實際上,對于金融資源的運用也應該這樣。

上面已經提到,中小企業經過此次疫情后,資產質量、經營情況都會發生變化,因此迫切需要充分利用全國性的金融資產交易平臺,對接全國社會資金,盤活存量資產。場內交易可以通過我國現在存在各種公開交易所市場,而大量的需要柜臺交易的中小企業的資產,就需要通過監管部門批準的若干個資產交易所特別是金融資產交易所,通過這些場外交易市場為中小企業融資渡過困難提供跨區域的支持。比如,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就能實現這個目標。

但據說目前的監管政策可能要對以上金融資產交易所有限制,比如可能按照行政區域來限定金融資產的交易范圍,這樣對于跨地域、跨區域使用金融資源是不利的,不符合市場經濟要求,也不符合現在發展網上交易的實踐。實際上在網上交易、云交易過程中也不可能限制住企業的交易只局限在行政區劃范圍以內。

監管部門應當審時度勢,真正落實中央關于“把市場做為資源配置的基礎”的要求,應當在規范經營、合規運營上下功夫,進行嚴監管,而在經營范圍上應當更加放開,讓市場更充分競爭,資源更合理配置。在這方面,金融創新還是大有可為的。
 



 

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

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天金所)成立于2010年5月,是根據財政部相關批復精神,經天津市人民政府批準設立的我國第一家金融資產交易機構,以“直接融資  信用天下”為使命,持續建設金融資產交易生態體系。股東為螞蟻金服、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信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和天津產權交易中心等。


天津金融資產登記結算公司

天津金融資產登記結算公司(天金登)是國務院推進天津濱海新區金融改革創新重要戰略部署的成果,是我國金融市場建設與發展必備的基礎性工程,是繼中債登、中證登之后成立的我國第三家專業性的登記、托管、結算服務機構。天金登致力于通過專業的登記、托管、結算等服務,讓交易環境更簡單。


公司股東

网上手机捕鱼游戏